保证产品
 
  • 不长大
  •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5-6-17 12:37:56    浏览次数:
  • 文/韩钰
    若可以我情愿什么都不要只要那份单纯,若可以我情愿什么都不懂只要那份痴傻,若可以我情愿什么也学不会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若可以我情愿不长大,只要能躲在你身边,若可以,若可以,若可以我愿拿我的命与你交换,只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 题记

    2050年,一座平凡的城市,一场无名的大火,把一个幸福的家庭推向了毁灭。没人知道这场火是怎么着起来得,等到火势大起来以后人们才知道。可那时已经晚了,安羽的父母已在大火中丧命,而安羽与心儿在亲戚家没有回去才捡回一条命,没人知道这场大火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的。这场无名的大火也从此改变了俩姐妹的命运。。。。。。

    清冷的大街上,一个少女拉着一个看似八九岁的女孩一步一步走着。 姐姐,我们要去哪? 幼嫩的童声响起,拉回来了少女飘飞的思绪。低下头看着那纯洁明亮不带一丝杂质的双眼,少女蹲下来紧紧的抱着小女孩默默的流下泪来。小女孩拍着少女的背说 姐姐,不哭,姐姐,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永远保护你。。。。。。 听着小女孩稚嫩但却信誓旦旦的话,还有她那可爱却又严肃的表情,少女破涕而语 心儿,姐姐不哭,姐姐还有你,心儿,快点长大,等你长大了,就能保护姐姐了。。。。。。 姐姐,心儿现在就能保护姐姐! 好! 姐姐,你永远不知道我不会长大,因为在我长大的那一天就是离开你的那一天,我不想离开你,所以我永远不会长大。。。。。。 心儿? 心儿低下头掩饰着心中的悲凉,再次抬起头时依旧是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漫漫的长夜像是地狱伸出来的双手,紧紧抓着每个人的心。无尽的冷意出现在身边,黑暗慢慢的侵蚀着自己的心,想让自己坠入黑暗的深渊。

    阳光福利院 。 姐姐,我们来这干嘛 姐姐,是不是以后就剩下我们了? 女孩没有回答,拉着心儿走进了福利院,在一间看似办公室的房子里已经有一对年轻的夫妇等在那,还有一位看起来是院长的人。女孩蹲下来说 心儿,以后跟着姐姐会很苦的,姐姐帮你找一个家好不好! 姐姐,我不要,我就要跟姐姐在一起,我死也不要跟姐姐分开。 心儿,听话,不能这么不懂事。 心儿的姐姐有些生气地说着。可心儿却觉得姐姐不要她了,想把她一个人扔下。可心儿什么也没说,含着眼泪说 好,我听姐姐的话。我跟他们走。 手续我们都已经办好了,心儿跟着我们不会受苦的,我们会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的。安羽你就放心吧。 恩,心儿,回去以后一定要听话,不许胡闹,不许淘气。 心儿只是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安羽默默地离开了,没有跟心儿说。当心儿抬起头时早已不见安羽的身影,心儿跟着年轻的夫妇离开了,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就那样离开了。谁也没有看道她眼角的泪,听见她心碎的声音。就算早已知道可那种心痛依然存在,就像黑暗慢慢的吞噬者着光明一般。

    安羽没有想到心儿是那般的对她依恋,以至于后来当她知道心儿为了她做了那么多的事以后万般的后悔。后悔不该把她留下,可那时却已是天人永隔。。。。。。

    心儿并没有跟那对年轻的夫妇走,她逃走了。没人知道她去了那,而安羽把心儿送走以后为了不让心儿来找她也去了很远的地方。当心儿来到车站找安羽时,被过往的人群拥挤着,心儿见到前面的安羽大声叫着。安羽听见心儿的声音回头寻找时,心儿娇小的身子被淹没在人群中,而俩人也从此错过。而这一次错过,便是永久的错过。。。。。。。

    最终还是逃不出命运的捉弄么?! 心儿在心里自嘲着,不知何时起一件暖色的外衣披在她娇小的身体上。她站起来,转身走向门外,走的是那般的决然那般的孤寂,身后跟着一身黑衣的默然。

    当俩人在次相遇的时候,是命运的捉弄还是无法改变的宿命,即使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依旧无法改变么。
    2060年,在一座极其隐蔽的地下实验室一身黑衣的安羽把一把匕首刺向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匕首准确无误的刺入身体,鲜血贱到了安羽的脸上。 姐姐!我是心儿。。。。。。 看着匕首刺入身体,心儿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眼中是那般的绝望。心儿叫出了那久违的心声,可声音却是那般的痛彻心扉。安羽早已失忆认不出心儿,心儿望着安羽那陌生的眼神黯然的流下了眼泪。心是那般的痛,或许是心儿的眼泪刺痛了安羽的心,安羽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心儿! 可头却疼了起来,好似脑中有虫在撕咬一般。

    原来安羽在把心儿送走以后就一个人坐车离开了原来的城市,可却在路上却出了车祸,撞到了头部,失去了记忆。随后被有心人带走。现在见到心儿,她感觉很熟悉,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听到心儿叫她姐姐。她那些失去的记忆慢慢浮现出来, 心儿!? 姐姐,是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可在这时安羽忽然吐起血来,安羽现在才想起来今天是她毒发的日子。心儿望着安羽说 姐姐,你怎么了? 安羽看着心儿自己受伤了还想着自己,明明是那么的痛可却还在关心着自己,看着那还在流血的地方,自责,心痛。

    心儿看着姐姐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是望着自己的伤说 姐姐,我没事,你快告诉我你怎么会吐血? 安羽又吐了一口血,把心儿抱在怀里笑着说没事,心儿一下子想起来什么,强撑着身体走到了桌子旁,摸索着按下了一个按钮。又在另一个地方找出了一个瓶子,慢慢走到安羽的身旁,倒出了里面的药,让安羽服了下去。 这个药只能暂时压制姐姐体内的蛊毒,姐姐等我出去我一定会把你治好。 安羽本想说话,可开口却吐出一口血,昏倒了。

    心儿看着安羽倒下去本想去叫,可她忘了自己也受伤了,她现在没有昏过去完全靠的安羽在身边,看着安羽到了下去,心儿也撑不下去了倒在了安羽的身旁,在她眼睛闭上的时候她看到默然。默然急忙把她抱在怀里, 不要怪她,她是我姐姐。。。。。。 默然看着心儿受伤了还在想着安羽,无奈的摇摇头,命人带着安羽快速赶往医院。他知道心儿这么拼命就是为了安羽,安羽不能有事。而她,她虽说也受了伤,但伤的不是要害。

    在医院的VIP病房的床上躺着俩个人,这样的俩个人是那般的安详,就像是沉睡的天使。可谁又能想到这俩个人的身份都不是那么简单。。。。。。

    心儿醒来转身看着躺在自己不远的安羽,会心的笑了。从安羽离开以后心儿再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笑过,虽然她脸上带着笑。可她的笑过于冰冷,在她的身上总是弥漫着忧伤,那种令人心痛的感觉,每个人见了心儿的笑总有种莫名的心寒。心儿加入的时候只有十岁,明明是那样的小人可却给人的感觉却是那般的老城。每次望着心儿眼中那抹沧桑,总让人心酸。就算是年过半百经历过生死 老人 也没有那般沧桑的眼神!

    那些 老人 很喜欢心儿,总是变着法哄心儿,可心儿脸上的笑却从未变过。每个人都知道心儿是怎么回事,明明是那般如花的年纪却要遭受那般的伤痛。可现在心儿找到了安羽,心底最后的那抹温暖。心儿开心地笑了,这时她十年来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那万年不变的冰山都会被这如沐春风的笑融化了吧。 默然在心里想着,他把资料放在了床头然后悄悄的走出了病房,守在门外不让人打扰,他知道心儿想跟安羽待一会。

    望着没有醒来的安羽,心儿拿起床头的资料慢慢看了起来,越看心儿脸色越难看。转头看着面色惨白的安羽,心儿只感觉心头一阵阵刺痛。没有一会安羽醒来了,看着起身的心儿笑了笑。心儿在感觉到安羽醒来的时候已经把资料收起了来, 姐姐! 心儿甜甜的叫着, 恩,心儿!你是我的心儿。 姐姐! 安羽抱着心儿,抱得是那样紧,生怕下一秒心儿就会消失一样。可却忘了心儿有伤在身,血从伤口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安羽的手上。安羽感觉到有事么东西流了下来,放开心儿看了一下,这一看,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白了。急忙跑向门外要去叫一声,忘了自己的身体现在很虚弱,不能动。一下子跌在落在地, 姐姐! 心儿急忙喊道。病房内的声音惊动了门外的默然,默然急忙推门而入,看到心儿的伤口在流血,安羽坐在地上。心儿看见默然进来,急忙说道 快点,看看我姐姐。 声音是那般的急促,丝毫没有感觉到伤口的疼痛。

    默然不情愿的走到安羽的身旁,把安羽抱到了床上,按下了床头得呼叫器。不一会医生护士来了,看着醒来的人检查了一番,又从新把心儿的伤口包扎了一番。医生护士走后,默然没有随他们离开,害怕她们再有什么事,心儿看着默然没有离开也没有说什么。

    而是对着安羽说道 姐姐,你身体不好,干嘛起来,有没有受伤! 听着心儿似责备又似撒娇的话语,安羽笑了起来 这么大了,怎么还跟孩子一样撒娇。姐姐刚才太激动了,把你抱得太紧了弄的伤口裂开了,疼不疼。 我在姐姐眼中永远都是小孩子,我才不要长大呢。我要姐姐一直陪着我,直到永远。。。。。。 听着心儿的话安羽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望着心儿眼中满满的心疼。

    安羽手轻轻抚上心儿的伤口说 疼吗? 不疼! 听着心儿的话,安羽眼中慢慢的自责。看着安羽的自责,心儿捧着安羽的脸说 姐姐,我不怪你。你是因为失去记忆,再说了都过去十年了,你认不出我是应该的。 心儿,你怪姐姐当年把你丢下么? 心儿拉着安羽的手摇了摇头。 我知道姐姐是为了我好,我从没有怪过姐姐。 姐姐说说你的事吧。 那你先把你的事告诉姐姐,你怎么会成变成现在这样。 好!你离开以后他们就带着我离开了,可我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逃了出来,可却再去找你的路上被车撞了,我被救起以后无意中加入了世界非研究组织,在里面研究各种超自然现象。我一直寻找着你的消息可却怎么也找不到。一次听到可通过时空转换器回到过去我就一直在研究。终于被我研究出来了,我通过时光转换器回到了过去,以为可以改变一切,可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看着你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我才知道我的能力还是有限,回来以后我就一直在提升自己的能力。也没有放弃寻找你,我知道我们会再见面的。。。。。。 心儿说的时候没有多大的情绪,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可安羽知道心儿一定受了很多的苦,而这一切都源于自己当年把她独自留下。
    安羽轻轻的把心儿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心儿的背,就像心儿儿时安羽哄她一般,轻轻地唱起了儿时的歌谣。不知心儿太累还是安羽的怀抱太温暖,心儿很快睡着了。看着心儿睡着眉头依旧紧皱的样子安羽得手轻轻地抚上了眉头说 心儿,好好睡吧!姐姐在身边,不怕!不怕! 似是听到了安羽的声音,那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默然看着这样的心儿,满满的心疼。他对安羽轻轻说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说 心儿这些年不容易,一直在寻找一个叫安羽的女孩,说那是她的姐姐,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放不下的牵挂。她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睡得安稳。每到晚上总会被噩梦惊醒,哭喊着 姐姐,姐姐 她晚上睡觉从不关灯,每年在她出车祸的那一天她都会把自己锁在房间,一关就是一整天。大家不放心,悄悄进去过一次,却发现她蹲在角落望着兰花自语。。。。。。。

    说到这,默然眼中涩涩的,他偏过头望向窗外。

    那年有几个 调皮 的把她的兰花藏了起来,她像疯了似的找遍了每个角落,从早上一直找到晚上一直没有找到。心儿失魂落魄的把自己关在了房间,第二天起来又开始找,大家也一起帮着找,可就是没有,一直找了三天。这三天心儿不吃不喝,师傅们看不下去了,找了颗兰花送到了心儿的面前,可心儿却说那不是她的兰花,说完之后还要去找。呵,多犟的丫头啊!师傅看不下去了,打晕了心儿,以为过短时间心儿就会忘记。没想到心儿却陷入了昏睡,高烧不退。师傅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下令彻查,才知道是有人故意把兰花藏了起来,本打算吓吓心儿,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也就不敢把兰花拿出来。师傅们急忙把兰花拿到心儿的面前,心儿醒来。抱着兰花哭了起来,那是我们第一次看见那样的心儿,好似兰花是她的一切,胜似她的命。之后我们也问过心儿望着兰花温柔的叫了一声 姐姐 我查过心儿的资料知道这颗兰花是你送给她的。也看过这颗兰花,与普通的兰花没有区别。为什么她那么。。。。。。 师傅! 恩!

    心儿从小就喜欢兰花,我以前送给她一颗兰花。

    安羽说的时候温柔的看着心儿,说的是那样的轻,可心里却痛得要命。

    心儿,很努力,看着让人心疼。。。。。。 你们休息吧,晚些时候我们再来,默然会守在这里有事可以叫他。 恩,谢谢你们! 不用,我们很喜欢心儿!你们的父母我们也认识,当年我们能早点找到你们的话也就不会这样了,是我们对不起你们! 说着向安羽鞠了一个恭。也不等安羽说什么便出去了。
    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暖暖的,就像母亲的怀抱让人安心,温暖,幸福!这就是心儿现在的感觉吧!

    心儿,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 安羽把心儿抱在怀里看着心儿的伤口问道 还疼么? 好多了! 姐姐,你的毒。。。。。。 心儿知道那是姐姐的伤痛,虽然看着没什么,可心儿知道姐姐很疼。 那个人答应我只要我完成这次的任务就会给我解药,可我知道这毒没有解药,是那个人为了控制我们而研发的。而他就是那个人当年毁了我们的家,使我与你分散这么多年。

    姐姐,你知道了!? 心儿不敢看安羽心虚的说道,她想用自己的力量去报仇,不想再让姐姐受到伤害!

    恩,看了你藏起来的资料。 姐姐,你怎么会加入杀手组织的? 我坐的车在路上发生了意外,那时候我伤到了脑部失去了记忆,随后被一个人带到了一个地方,他见我很不错问我想不想变强。我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该去哪,便留在了那里。后来他见我越来不听话就骗他给我吃了颗药,后来才知道那是蛊。他说只要我听话就会有解药,我开始不信,有次没听他的话而他也没有给我解药,我便感觉身体里有东西在吃什么,那时候我才知道。只有每个月的药才能控制住。我也去医院检查过但什么也没有。 说道这,安羽苦涩的笑了笑。

    心儿不会让姐姐有事的,我一定会找到治好姐姐方法。

    已经这么多年来,虽说每个月都有药控制,但我知道我的毒已经深入脏腑无药可解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么! 心儿抱住安羽悲伤的说 姐姐,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有能力保护你了,姐姐不用担心我。 姐姐,你休息会,我找他们说些事。 恩,你多注意点。 知道了姐姐!

    在一间会议室,心儿望着众人说出来一句话,使低语的众人都看向她。 只有这个办法救我姐姐,我已经决定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去一个地方。。。。。。 可是这样你会。。。。。。 不用说了,我知道结果是什么不用担心我,没了我不是有你们吗。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就靠你们了。放心,我会活着回来的,我一定要救我姐姐。 心儿冷冷的说道,只在题记安羽的时候才有那少见的温暖,也只是一闪而逝。 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我们可以培育。。。。。。 那需要时间,你想过没有等你培育出来我姐姐只剩下一堆枯骨了! 心儿冷冽的眼神冰冷的话语让那个开口说话的人感觉身处雪山,明明是正午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正在这时默然走了进来,心儿要看默然进来,心想不会是姐姐出事了吧。默然在心儿的身边低语了几句,心儿七芒走向门外,在要走出门的说转身说 把我要的东洗准备好,晚些时候就行动。 是! 所有人都去准备了。。。。。。

    心儿推开病房看见安羽正在大口大口的吐血,看着安羽这样,心儿心里很痛。跑到安羽的身边看向默然,默然知道心儿指的是什么,摇摇头走了出去。心儿拍着安羽的背,不一会,默然走了进来,拿出一瓶水说 刚研究出来的,只能暂时压制吐血,时间不确定。 心儿急忙给安羽喝下。安羽喝下不在吐血,看着安羽没有血色的脸。心儿满脸的愤怒,手咯咯的作响 我要你血债血尝!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都变了冰冷起来。

    心儿陪着安羽直到傍晚,心儿知道她该去了。轻轻地走出房间,心儿安排人守在门外,便头也不回地走向远方。

    望着面前的人心儿冷冷的开口 把我姐姐的蛊解除了! 蛊已成已经没办法取出了! 空气中轻轻地飘来一句,想到安羽发作时候的样子心儿就觉得心快撕裂了一般,她睁开眼说 那你就去给我姐姐陪葬吧!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灰,大火在心儿的身后着起,是那样的绚丽。。。。。。

    一代?雄就此覆灭,最后落得尸骨无存。

    而心儿与安羽也就此消失现在,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知道每年兰花开放的季节总有一个少女牵 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出现。。。。。。。

    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住着三个人,这三个人是心儿,安羽,还有杀手组织的头目凌风。只见心儿推着安羽在晒太阳,凌风在厨房熬着药。原来当日心儿没有杀凌风,而从凌风的口中心儿知道了所得事。心儿带着安羽还有凌风消失了,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死了。

    凌风:世界最大的杀手组织头目,其实也是世界非研究组织的人。
    心儿,安羽的父母:世界非研究的科学家。
    当年,心儿的父母无意中发现了 蛊毒。本以为失传已久,但被他们发现,他们得到批准开始研究,经过漫长的研究实验,终于被成功。而也是那时候,研究蛊毒的人相继的离奇死亡,他们感觉自己将命不久矣,他们把所有的蛊毒幼苗毁了,把资料藏在了安羽送给心儿的兰花里。将安羽与心儿悄悄送走。也就是那晚杀手组织的人找到了他们,让他们交出资料。他们宁死也没有说出,他们死后,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便一把火烧了。后来知道心儿与安羽都还活着,便想通过她们的记忆找到资料,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们发现心儿很有天赋便将心儿培养成了他们的一员,他们担心安羽记得什么,便在安羽的身上种下了蛊毒,放任其自生自灭。安羽出车祸失去记忆,却被凌风就起,培养成了杀手,研究所也知道此事。便默许了,十年的时间,安羽的蛊毒已经长成。便安排她们姐妹见最后一面,没想到最后她们三个都消失了。或者说她们在另一个时空,心儿不想再去报仇,只想姐姐好起来。

    她听到这些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其实心里有多痛只有她自己知道,但她不想安羽担心。其实一次无意心儿把血滴到兰花上时她父母的影像出现时她就隐隐感觉到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但她还需要证实。

    最终现实是如此的残酷,把她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她带着安羽还有凌风与那些蛊毒的资料消失在了这个时空。。。。。。
    如果你也爱文字、爱音乐、爱交友。
    那么请加我QQ:1006783781。
     
分享到:
Baidu
东莞诚信劳保用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广东省东莞市,东莞诚信劳保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劳保鞋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私营独资企业。东莞诚信劳保用品有限公司经营的劳保鞋畅销消费者市场。东莞诚信劳保用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零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东莞诚信劳保用品有限公司经销的劳保鞋品种齐全、价格合理。东莞诚信劳保用品有限公司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保证产品质量,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薄利多销的原则,赢得了广大客户的信任。